网约车司机刘师傅在6:55才到约定地点

网约车司机刘师傅在6:55才到约定地点

2016年6月15日,浙江首例滴滴车主延误出行案结案,最终法院判决滴滴所属的相关公司和司机分别补偿当事人4000元和1500元。

张女士最后要求对方赔偿自己的机票钱、动车票退票手续费等损失,返还网约车打车费用。但网约车平台客服人员表示,可赔偿一定金额的代金券,更多诉求还需进一步核实处理……本报记者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更关键的是,到山西的列车一天只有一班,王女士一家还需住一晚,产生了住宿费,还要向单位请假一天。

今年1月29日,市民张女士早上7点从江北观音桥出发去江北机场,9点半飞兰州,再转动车,下午5点半就能到老家张掖的车站。但张女士上车后,网约车司机连续又接了两名“拼车”乘客,早晨8点过车子仍在自家门口转悠。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2015年,浙江一男子贺某,在滴滴打车上预约“快车”服务,要求司机于当天下午送他和家人去机场,“快车”司机约5分钟后接单。约定时间到后,司机种种拖延,导致贺某一家上车时间比预约时间晚了半个小时,到达机场后被告知出票系统已关闭5分钟,被迫改签造成经济损失5781元。随后,贺某进行维权,滴滴所属的公司退回了打车费并赔偿80元。贺某随后诉至杭州铁路运输法院。

王女士等人上车出发,但遇上节后首个上班日路面拥堵,7:55才到达重庆西站,当时列车已经开走了,车票作废。车票每张面值378.5元,3张共1135.5元。

免责声明:

谭遥

前晚,王女士在某网约车平台预约了昨日清晨6:25的网约车,并与司机网上交流了,司机说路很熟,保证次日一早赶到王女士一行在井口所居住的酒店,车费为26元。

昨日清晨6点25分,王女士一家收拾好行李在楼下等待,网约车没到。王女士电话联系司机,司机称快到了,让再等两分钟。随后又经过几次电话联系,司机一直说快到了,再等两分钟……最终,网约车司机刘师傅在6:55才到约定地点,迟到了30分钟。

最后,张女士打了一辆出租车,于8点15分重新出发,但途中遭遇拥堵,错过了值机时间。张女士说,换乘出租车时,她跟网约车司机说好,由网约车司机取消行程。结果,她一上出租车,手机微信就显示“完成订单”,并且自动扣费。打电话找对方理论,没想到网约车司机拒绝承担责任,并表示不怕投诉。

阅读次数:
 

上一篇:南部部分地区中雨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